返回顶部

血管里奔涌禹的魂

发布时间:2018-01-12 07:05:58  来源:四川日报
编辑:刘波  

  汶川县巍然挺立的大禹像。 赵增兴摄

  □陈新

  大禹治水的故事,尚在小学之时便读过。

  黑白的,薄薄的一本,如片片枯叶,却鲜活了我童年枯燥的时光。直观的画面与浅显的文字,令我展开了人生联想的翅膀,也为大禹治水的神奇而感叹。

  我没想到,人可以变成熊,合适的时候又能从熊变回人,还有石头也能生出人来。

  洪水泛滥,肩负治水任务的大禹为了在轩辕山打出一条疏洪泄流的通道,顾不得回家,便对妻子涂山氏说,我想吃饭了时,以击鼓为号,你便把饭送上山来。

  挖掘通道时,大禹嫌一锤一凿开山很慢,便化为一头神力无比的大黑熊。谁知他正干得欢时,一块击碎的石头误触皮鼓。涂山氏闻听鼓声,连忙送饭上山,却见大禹变成一头大熊,便羞愧难当,连忙跑开。到嵩高山下,无地自容的她索性化作了一块石头。无意间吓着妻子,大禹连忙变回人形追妻而去,见妻已变成石头,十分难受。想到妻子已近分娩,唤不回妻铁石心肠,大禹无奈地说:“你不愿意跟我过日子,那请将儿子生下后给我吧。”他话音刚落,这块石头的北面便裂开了,从中蹦出一个婴儿来,这就是大禹的儿子启……

  “神话故事当然好看,但更有意义的是大禹传承的精神。”

  看我这么喜欢、且经常给小伙伴讲大禹治水的故事,还不时与小伙伴玩游戏,将大禹故事现编现演,叫四季豆演乌龟,炳娃子演恶龙,米屁娃演洪水,小君演涂山氏,而我永远演大禹……婆便抚着我的头对我说。

  婆是我祖母。在家乡四川省南充大通镇,我们将祖母叫“婆”。“婆”是一个古汉语,大通,至今保留着不少古汉语口语。

  “婆,啥子叫精神?大禹传承的是啥子精神喃?”

  “‘劳身焦思,居外十三年,过家门不敢入’,大禹传承的是公而忘私和民族至上的精神。”

  那时,我听不懂婆对我所说的话。“公而忘私,就是不自私;民族至上就是考虑大家的利益。”婆说:“你理解不了这些没关系,你只需要记住,大禹是我们的榜样,是我们的祖宗就行了。”

  “大禹是我们的祖宗?为啥?他不是神话中的人物吗?”

  “不!大禹是真实的人物!婆不就姓禹吗?婆就是大禹的后人!”

  随着年龄增长,我渐渐明白了婆对我说的话。

  是的,婆姓禹,是大禹的后人。我血管里流淌着大禹的基因,从小便受祖母关于大禹精神和禹氏家族故事的熏陶。年轮,让我越来越有了一种自豪感与使命感。

  为多了解这个祖宗的故事,多年来,我翻阅了不少有关大禹的典籍。

  大禹治水是我国古代著名的神话传说之一,其事迹在《尚书》《山海经》《论语》《淮南子》《墨子》《史记》等文献中均有记载。虽说神话不等于历史,但禹氏血脉却真真切切地传递着,比如在大通,有很多人姓禹;大禹精神更是生生不息。

  大禹,是华夏人文始祖,其重大功德不仅在于治理洪水,使百姓安居乐业,更在于结束了中国原始社会部落联盟的形态,创造了“国家”这一新型的社会形态,以文明代替野蛮,推动了历史的发展。

  婆说,大禹精神是勤劳睿智、坚强不屈、无私奉献、识量宏博、不畏艰险、勇往直前,以及家国情怀……这是四川人骨子里传承至今的精神,也是中国人根植灵魂的精神。

  婆叫禹荣珍,曾经的小家碧玉;其侄叫禹华润、禹华为;我父亲叫陈宇国;叔叔、伯伯叫陈全国、陈相国、陈培国……单从这些名字,便能看出我家族血脉中的那种禹的魂。

  我的名字,在继承家族传统精神的同时,也祈望着祖国越来越好,故而“陈新”。

  这些年里,我写了关于中国探月工程的长篇报告文学《嫦娥揽月》,也写了关于“蛟龙”号深潜器进行深海探测的长篇报告文学《蛟龙逐梦》,而今又书写着长篇报告文学《中国大飞机C919》……

  “你为啥那么爱写报告文学,而且是与国家重大科技题材有关的报告文学?”

  近年来,不少文友这样问过我。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报告文学不难写,但要写好却很难,要写好国家重大科技题材的报告文学就更难,因为国家重大科技题材报告文学牵涉到的人与事庞杂纷繁,内容高冷枯燥,写深了高处不胜寒,写浅了浮光掠影。是谓画一个人易,画一群人难。

  但我为啥热衷采写?其实,这个问题是有答案的。这跟我骨子里的家国情怀有关系。

  而骨子里的家国情怀,与我血管里一直流淌着的大禹的基因和大禹精神的魂息息相关。

  成长的过程中,被婆经年累月絮絮叨叨的大禹精神所濡染,我油然关注起了国家令人艳羡的伟大走向,关注起了民族傲立东方的伟大复兴,关注起了中国梦砥砺前行的光辉进程。

  风花雪月,杨柳轻风,莺莺燕燕……爱情与小资的文学固然最易打动人心,但大国文学亦如一个挺立的人,仅有这些如肌肤般柔弱温婉的东西,而没有硬朗的骨骼,何以撑起一副伟岸的身躯?

  帮派林立、你争我斗、华山论剑……武侠商战市井文学固然好看,但人民健康幸福的生活除了靠彰显狭隘的人性弱点聊度闲暇,充实饭后的谈资以外,文学还应该有照耀未来的光芒,和令人振奋的精神力量。

  因而,我深知甚难,但却乐此不疲。我热爱书写国家飞速发展的壮美华章,讴歌不计个人得失牺牲小我利益,成就伟大祖国大略宏图的无私奉献的英雄人物。他们的坚守,他们的付出,是给国家和人民真正造福。因为只有祖国繁荣富强了,人民的生活才会富裕和幸福。

  “可上九天揽月,可下五洋捉鳖。”“嫦娥”实现揽月,“蛟龙”实现捉鳖,中国科技界这两座高峰的傲然屹立,当然值得大书特书。

  当然,我也想写一部关于大禹的长篇小说。这既是记录家族故事,更是弘扬大禹精神。而且,我不想单写洪荒年代的大禹故事,那种图解历史的写法非我所欲,也难以叩动读者灵魂。因为,大禹除了其跌宕起伏的治水故事之外,已经成了中华民族一种伟大精神的代名词。

标签:
相关新闻

联系本网:电话 028-86968903 传真 028-86968650
即时新闻 >>
编辑推荐 >>